您的位置: 香港物流服務 / 觀點 / 四月觀察 / 正文

嚴謹:海地總統遇刺疑雲重重 美國究竟扮演了什麼角色?

2021-07-09 18:50:16 作者: 嚴謹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今年2月以來,包括中國在內主要援助國及聯合國對海地局勢表示嚴正關切,嚴厲批評海地政府“自私自利”,敦促其迴應民眾關切、承擔應有義務。這表明國際社會對海地政府的耐心和信心均已耗盡,調整原有“援海方案”已是各國共識。

海地總統遇刺疑雲重重 美國究竟扮演了什麼角色?

作者:嚴謹

2、

原標題:海地總統遇刺疑雲重重,幕後黑手到底是誰?

3、

當地時間2021年7月7日,海地太子港,海地警察和法醫在總統寓所外尋找證據。 人民視覺 圖

7月7日凌晨,一陣密集的槍聲打破海地首都太子港寧靜的夜空,總統若弗內爾·莫伊茲夫婦的寓所遭到一夥不明武裝人員襲擊,莫伊茲本人身中12槍,傷重不治身亡。第一夫人重傷送醫,生死未卜,震驚全球。

在拉丁美洲這片魔幻現實主義的發源地,島國海地算不上存在感很強的國家,莫伊茲也並非第一個遇襲身亡的國家元首,但“刺莫案”卻成為近日國際輿論持續關注的焦點。究其原因,在於事件太富戲劇化、太過蹊蹺,疑點重重。一時間,“僱兇殺人”、“政變暗殺”、“境外勢力滲透”等各種陰謀論甚囂塵上,莫衷一是。

誰是幕後黑手?

莫伊茲出身商賈,從商近20年,成就享譽海地乃至整個加勒比地區。2015年莫伊茲從政,被前總統馬爾泰利欽點為光頭黨(PHTK)總統候選人,算得上海地政壇中的一股“新勢力”。但莫伊茲政治能力有限,缺乏手腕,處理各方關係不夠周到,尤其是當選總統後觸動相關利益,執政基礎不穩。

分析認為,在這次事件中海地國內反莫政治勢力嫌疑較大。海地政黨林立、政壇矛盾尖鋭,近年來政治惡鬥呈暴力化、白熱化趨勢。莫伊茲早在2015年10月就參加總統大選,但因舞弊指控引發大規模示威和暴力事件,最終延後至2016年11月再次參選,以55%絕對優勢力壓20多名候選人當選。但由於局勢動盪,實際直至2017年2月才宣誓就職,莫伊茲援引總統任期五年的憲法規定,堅持認定應掌權至2022年2月。但反對派並不買賬,要求其今年2月就應到期交權,指責莫伊茲棧戀權位、謀求獨裁,朝野矛盾進一步激化。

為謀求連任,莫伊茲尋求通過公投修憲解除總統任期限制,並取消原定議會選舉,藉由行政令掌權理政。此舉徹底引燃反對派不滿情緒,雙方劍拔弩張。今年2月,反對派策動一名最高法院法官宣佈終結莫伊茲任期,被其以政變為由予以鎮壓,逮捕20餘人,被反對派記下一筆,誓言復仇。

此外,莫伊茲頻繁以治理不力為由撤換總理,前前後後多達7人,在黨內政治信譽也每況愈下。他曾坦承“想謀殺他的人不下百萬”,足見反對派對其苦大仇深。鑑此,莫伊茲在國內政壇樹敵極多,不乏欲除之而後快者,“僱兇殺人”説動機成立。

莫伊茲遇刺,有組織犯罪團伙也難脱干係。拉美國家治安狀況普遍不佳,而海地連年內戰致大量軍火流落民間,大大小小數十個黑幫趁勢崛起,盤踞全國各地,綁架、勒索、敲詐、兇殺等有組織犯罪活動屢見不鮮,不少有組織犯罪團伙還有官方背景,政府對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活動猖獗,在不少地方的影響力和控制力蓋過軍警。新冠疫情爆發後,黑幫趁亂接管社會秩序,治安環境更趨惡化。外媒分析,有組織犯罪團伙專業性不足,亦無意與政府為敵,但不排除受反對派指使配合、參與甚至策劃“刺莫案”。

其他國家行為體“刺莫”的可能性較小。有外媒揣測,與海地關係緊張的多米尼加以及歷史上干涉劣跡斑斑的美國或是罪魁禍首,但筆者認為此種推測欠缺邏輯,有待商榷。

多米尼加與海地在非法移民問題上齟齬不斷,多米尼加阿比納德爾政府上台後欲效仿特朗普修建“邊境牆”,招致海地嚴重不滿,兩國關係急劇惡化。但兩國同處一島,海地亂局升級勢必加劇人道主義危機,無益於緩和邊境移民危機。

美國曆來重視控制海地,是海地最大貿易伙伴和援助國,長期以來投入大把資源助海地政府穩控局勢,且專門在海地設立緝毒局辦公室,部署相當規模執法援助力量,協助海地當局緝毒查私。刺殺總統、搞亂海地既與美國求穩的一貫理念南轅北轍,也不符合拜登政府“構建平等互尊夥伴關係”的對拉美政策思路。目前,白宮雖已撇清美國緝毒局特工涉案,但是否有美籍人士充當僱傭兵參與行刺行動,尚待進一步觀察。

最高權力旁落誰家?

莫伊茲遇襲身故後,總理克洛德·約瑟夫第一時間出面主持大局,全面接管政府權力,一面關閉邊境、進入戒嚴狀態,一面緊鑼密鼓緝拿兇手,大有繼承莫伊茲總統權力之勢。但當前海地政治體制運行不暢,議會幾近停擺,最高權力花落誰家,目前尚言之過早。

一方面,總理權力根基不穩。約瑟夫原系政府外長,今年4月才被任命為臨時總理,但未經議會宣誓就職。按照已故總統莫伊茲的任命,其任期本應於本週結束,由前內政部長亨利接任。由於情勢緊急,出於大局考量,亨利同意約瑟夫暫時代理總理。換言之,約瑟夫已非法定的臨時總理,遑論有權行駛總統職權。未來局勢一旦緩和,亨利可以要求約瑟夫交還權力,約瑟夫的代理總統職務如“無根浮萍”,權力隨時會被褫奪。外界普遍認為,把握掌權窗口期,儘快查案緝兇、穩住亂局,是約瑟夫撈取政治資本,着眼未來選舉上位的唯一出路。

另一方面,儘快選舉是破局關鍵。海地實行半總統共和制,總統作為國家元首掌握一定權力,但政府也必須對議會負責,二者分享行政權,接受議會監督。因此除非經全民普選或憲法規定,否則任何人要合法繼任總統,都必須經過議會認可。因此,當務之急是停止政治鬥爭,展開各方政治對話,儘快舉行公投和選舉尤其是議會選舉,是解開“政治死結”的必由之路。

國際社會目光再度聚焦

聯合國自1994年起介入海地亂局,據不完全統計投入援助資金累計多達80億美元。國際社會寄希望海地能藉此實現發展轉型、由亂向治。但海地政府依賴國際援助不思發展,腐敗政客忙於侵吞貸款援助資金,無心改善國家治理,致使有組織犯罪團伙活動猖獗,民眾苦難深重,人道主義危機頻發。歷史和現實都表明,國際社會此前單純的輸血、吸氧式援助模式不僅難以治標(穩定海地局勢),更無法治本(提升海地國家治理能力),傳統幫扶模式難以為繼。

今年2月以來,包括中國在內主要援助國及聯合國對海地局勢表示嚴正關切,嚴厲批評海地政府“自私自利”,敦促其迴應民眾關切、承擔應有義務。這表明國際社會對海地政府的耐心和信心均已耗盡,調整原有“援海方案”已是各國共識。隨着莫伊茲遇刺身亡,海地亂局的蓋子被徹底揭開,國際社會目光再度聚焦。各方需加強磋商,儘快就“援海”問題達成新的共識,出台新的方案。

(嚴謹,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拉美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澎湃新聞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
時間: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點:
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確認報名後,告知具體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