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香港物流服務 / 觀點 / 四月觀察 / 正文

張文木丨美國東亞地緣戰略:底線和極限

2021-06-25 16:59:00 作者: 張文木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張文木教授《美國東亞地緣戰略:底線和極限》一文,原載於2020年出版的《張文木戰略文集》第5卷,對於研究美國在東亞的外交史,以及中美戰略博弈和台灣問題,具有十分重要的參考價值。現經作者重新修訂發佈。

張文木丨美國東亞地緣戰略:底線和極限(修訂版之二) 

作者:張文木

1、

【香港物流服務】),此為第二篇。

2、

【香港物流服務】

一、初入東亞:以英法俄為對手,縱容日本“順着自己的道路走下去”——美國東亞外交的第一個時期

二、借力打力:以日本為對手,聯合中國和俄國——美國東亞外交的第二個時期

三、不打不相識:力所不及的對華遏制全面失敗——美國東亞外交的第三個時期

四、結論和啓示

附錄: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各國建立外交關係日期簡表(截至20世紀90年代)

【香港物流服務】在目前東亞主要國家既定國力和版圖不變的前提下,美國東亞地緣戰略的底線和極限簡潔表述如下:1.太平洋的180度經線以東,在可以預見的時期內,是東亞任何一個大國無力涉及的海域;而東經125度即台灣以東,如果中國不被有形或無形分裂的話,是美國國力伸展的極限,因而只是有影響但不能有效控制的海域。2.在東經125度至130度之間的北太平洋海區則是東亞大國有效國力可及的海域。3.東經130度至180之間的海區則是北太平洋東西兩岸大國將要長期磨合的海域。 4.從短期看,台灣問題的主要矛盾在美國,但從長期看主要矛盾則在日本。因此,中美在太平洋上的戰略博弈過程,本質上是一個在雅爾塔和平體系中的磨合過程而不是絕對沖突的過程,是一個需要美國對中國西太平洋的利益有一個起碼承認的過程。承認中國西太平洋利益的核心是接受中國統一台灣。台灣迴歸之後的中美關係,應當更多地是戰略合作關係。 5.由此最後得出的結論是:台灣問題完全掌握在中國人手裏,台灣迴歸祖國,是誰也阻擋不了的歷史必然。

三、 不打不相識:力所不及的對華遏制全面失敗——美國東亞外交的第三個時期(上)

美國東亞外交第三個時期是在20世紀下半葉,美國開始聯合日本等與中國、蘇聯進入全面冷戰;蘇聯解體後,又轉入通過提升日本的作用遏制中國崛起階段,其中矛盾的主要焦點是台灣問題。這一時期,尤其是70年代後,太平洋地區的主要矛盾則集中表現為美國與蘇聯爭霸的矛盾,此間又分兩個階段:1972年尼克松訪華之前,中國是美國東亞地區的直接對手,蘇聯只是美國的戰略對手;此後中國與美國結成戰略伙伴,而蘇聯則成為美國的既是戰略的也是直接的對手。

1945年日本帝國主義的毀滅對東亞政治的影響是巨大的。一方面,它使美國利用日本崛起建立有利於美國控制的亞洲均勢的努力化為泡影,更為重要的是,美國在太平洋西岸也失去了日本這個“避雷針”或“防波堤”。這迫使美國不得不“親臨前線”與中國和蘇聯作面對面的直接對抗。這種對抗不僅給東亞,更重要的——至少在1972年尼克松訪華前——是給美國帶來了災難。從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到1972年尼克松訪華,美國以中國為主要對手在朝鮮、越南、聯合國、以及中國台灣和西藏等方面進行了空前較量,其結果美國不僅在政治上一無所獲,而且在軍事上也全面失敗,最終迫使尼克松屈尊到北京與毛澤東談“哲學”。

下面我們將要討論的,不是中國和美國的是是非非,而是像美國這樣一個超級大國的長達半個世紀的遏制中國的戰略為什麼竟會輸得如此徹底。如果知道了美國失敗的原因,那我們也就知道未來美國以中國為對手的東亞政策的有效邊界。有效邊界就是一國國力可以有效到達併發揮有效作用的合理邊界。 (一)兩場戰爭,同一結果 1. 朝鮮戰爭:美國再次觸礁東北亞 1950年6月25日,朝鮮內戰爆發。26日美國總統下令美國遠東地區的部隊支援韓國軍隊作戰,27日杜魯門宣佈他已命令第七艦隊進駐台灣海峽。9月15日,美軍在朝鮮西海岸仁川登陸,28日,美軍佔領漢城。10月中旬,美韓軍隊的先頭部隊離鴨綠江中朝邊境僅約10公里,25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兵分三路過江參戰。這樣,朝鮮戰爭實際上就成了世界頭號霸權國家美國與新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首次且力量極為懸殊的交手。大出美國意料,1953年7月27日美國最終被迫坐在談判桌前與中朝軍隊簽署停戰協議。

迄今為止,與今天我們一些抗戰研究中的情形相似,中國人對朝鮮戰爭的自豪感往往掩蓋了對中國勝利原因的深入研究。研究者往往從是否道義及作戰是否英勇等角度來研究這場戰爭成敗的原因。但這很不夠,因為這樣研究的結論並不能解釋歷史上有些斯巴達克式的殉難事件。

其實,美國人對什麼是“戰後亞洲”的認識,不是通過宣傳而正是通過這場戰爭得到的。美國人在開始時也是處在感性認識階段,或説根本就沒想到“輸”字,而是一步到位地想戰後如何在美國領導下對朝鮮全境進行戰後治理。美國外交史學者對此評論説:

艾奇遜與麥克阿瑟一樣瞧不起中國人,傾向於把他們發出的威脅低估為恐嚇,深信中國人不敢冒險與美國的壓倒性火力對抗。更有甚者,從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與中國人打交道的經驗判斷,美國領導人認為,如果中國人膽敢插手,他們將很快被消滅。

美國人這時根本聽不進任何反對的意見。1950年7月10日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在寫給約翰遜的NSC76號文件中指出了朝鮮半島“對美國來説並不具有決定意義”,“在全球戰爭爆發之前,或者説在全球戰爭的初期,美國在一個不具有戰略重要性的地區調派大批軍隊對抗蘇聯,這從軍事角度而言是不明智的”。杜魯門的輕率使他的政府忽視這種警告,認為:“他們可以指揮聯合國軍越過把共產主義北方和非共產主義南方一分為二的三八線,肅清北方的共產黨分子,也許是在比李氏政權更民主的政府之下統一整個朝鮮。”9月9日,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出台NSC81/1號文件,在“美國在朝鮮的行動方案”第15、16點中稱:

聯合國軍隊在三八線以北採取行動,把北朝鮮軍隊趕到該線以後或擊敗這些軍隊是有法律依據的。可以指望聯合國軍總司令會獲得採取軍事行動的授權,包括在朝鮮三八線以北實施追擊時進行兩棲和空降或地面行動,從而徹底摧毀北朝鮮武裝力量,只要採取那些行動時,蘇聯或中國共產黨大規模部隊沒有進入北朝鮮,沒有宣佈有意圖進入北朝鮮,也沒有威脅在北朝鮮以軍事方式對抗我們的行動。

應同時授權參謀長聯席會議指示在朝鮮的聯合國軍總司令制定佔領北朝鮮的可能性計劃。

也就是説,這時美國所想的並不是什麼阻止北朝鮮的“侵略”,而是要佔領整個朝鮮。這當然引起中國人民的不滿。1950年9月30日,周恩來在國慶大會上發表講話宣佈:中國人民“不能聽任帝國主義者對自己的鄰人肆意侵略而置之不理”。10月1日美國不顧中國警告越過北緯38度線,向北推進。10月3日,周恩來總理接見印度駐華大使潘尼迦時表示,若“聯合國軍”越過三八線,中國將出兵援助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10月4日,美國與英國等國辯論“中國共產黨人介入朝鮮”問題,美國國務卿艾奇遜為難地表示:“聯合國軍經過重組之後將開進北朝鮮,現在阻止這項進程為時已晚”,目前“惟一合適的路線將是一條堅定、勇敢的路線,我們不能過分地被中共可能只是嚇唬人的舉動所嚇倒。”10月8日,毛澤東向中國人民志願軍頒發“迅即向朝鮮境內出動,協同朝鮮同志向侵略者作戰並爭取光榮的勝利”的命令。10月25日中國軍隊越境作戰。10月12日,美國中央情報局仍不相信中國的警告,稱“中國共產黨人無疑害怕與美國開戰的後果”,“除非蘇聯做出進行一場全球戰爭的決定,這種干涉行動在1950年還不可能發生,這段時間裏,干涉很可能侷限在繼續祕密為北朝鮮人提供援助的水平上”。

三天後(10月15日),放不下心的杜魯門總統親自飛赴威克島與麥克阿瑟討論朝鮮局勢。杜魯門希望得到有關中國或蘇聯是否會干涉的“第一手情報和判斷”。麥克阿瑟以趙括論兵的口氣告訴總統:

朝鮮的復興只有等到軍事行動結束後才能開始。我相信對整個南北朝鮮進行的正式援助將在感恩節前結束。北朝鮮幾乎沒有什麼抵抗力量——只剩下約1.5萬人——而那些我們沒有消滅的力量將會隨着冬季的來臨被消滅。在我們的臨時集中營裏現在約有6萬名戰俘。

十分不幸的是,他們正在北朝鮮追求一個無望的目標。他們有10萬人作為補充兵員接受訓練,這些人訓練無素,領導無方,裝備極差,但他們卻十分固執,我討厭去消滅他們。他們只是為了保全面子而戰。東方人寧可死也不願丟面子。

現在我正率第一裝甲師向平壤推進。我正在考慮組織一個坦克、卡車小分隊,派它們直取平壤。這得取決於我們在以後48小時獲得的情報。我們已經拿下了元山。我正在調遣第五集團軍,它能在一週內拿下平壤。北朝鮮人正在犯他們以前犯的同樣錯誤,沒有做出縱深部署。一旦口子合起來,在北朝鮮將會發生與南朝鮮同樣的事情。

我希望能在聖誕節前把第八集團軍撤到日本。那將使重組的第五集團軍由第二師、第三師和聯合國分遣隊組成。我希望聯合國能在新年第一天組織選舉。軍事佔領一無所獲。所有的佔領都是失敗。(總統點頭稱是。)大選過後,我希望能撤出一切佔領軍。

當杜魯門總統問“中國人或蘇聯人干預的可能性有多大”時,麥克阿瑟回答説: 

很小。假如他們在頭一兩個月干預,那還管用。現在我們已不再害怕他們干預了。我們不再畏首畏尾了。

其實,麥克阿瑟那趙括式的輕率,正好為中國所利用。11月18日毛澤東在給彭德懷等同志的電報中説:

敵方對我實力還認為是六萬至七萬人,“並不是一個不可侮的勢力”,這點對我有利;

美、英、法對我毫無辦法,悲觀情緒籠罩各國,只要我軍多打幾個勝仗,殲滅幾萬敵軍,整個國際局勢就會改觀。

美國外交史學者孔華潤對麥克阿瑟和杜魯門在此時此刻的輕率扼腕唏噓,他寫道:

不幸的是,在勝利的時刻,杜魯門政府向任何勝利者都要面對的最危險的誘惑之一——擴大戰爭目標的誘惑——低下了頭。杜魯門及其顧問不再滿足於擊退侵略和解放南朝鮮,他們斷定,斯大林不會來幫助他的朝鮮代理人了,他們可以指揮聯合國軍越過把共產主義北方和非共產主義南方一分為二的三八線,肅清北方的共產黨分子,也許是在比李氏政權更民主的政府之下統一整個朝鮮。

11月24日,麥克阿瑟從東京飛到朝鮮,他發佈一份公報稱:

如果成功,這次進攻實際上應結束戰爭,恢復朝鮮和平與統一,使聯合國軍能迅速撤出,允許朝鮮人民和國家享有充分主權和國際平等地位。

後來的事實證明,曾在歐洲戰場和太平洋戰場上叱吒風雲的美國人卻在朝鮮戰場上栽在正處在百廢待興的共產黨中國手裏。從1950年10月25日至1951年6月10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先後進行了五次戰役,雙方戰線就在“三八線”一帶穩定了下來。1951年4月,杜魯門將“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解職。5月,美國國務院政策辦公室主任喬治· 凱南向蘇聯駐聯合國代表馬立克透露了美國政府希望與中朝方面舉行停戰談判的信息。1951年7月10日,中朝方面與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在板門店舉行會談。1953年7月27日,雙方正式簽署停戰協定。

麥克阿瑟免職回國,美國外交史專家孔華潤對此事評價説:

杜魯門不得不解除在狂躁與沮喪消沉之間莫衷一是的麥克阿瑟的職務,對一位偉大的美國英雄來説,這是一個頗為辛酸的結局,不幸的是,他的解職又給政府增添了罵名。”

美國民眾給予麥克阿瑟以盛大歡迎。這説明當時美國人也不願意接受美國可能失敗的結果。但事實是曾在二戰中大展威風的美國人確實是失敗了,並且是敗在尚處“一窮二白”的中國人手裏。

接踵而至的是,美國的軍事失敗導致其外交的全面失敗。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崑崙策網
1 2 3 4 5 6 7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
時間: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點:
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確認報名後,告知具體地址)